当前位置:首页 >> 耐腐蚀泵

浙江老板逃跑8千万烂账让政府买单0机械配件

2022-06-25 22:20:01  鑫艺五金网

浙江老板逃跑8千万烂账让政府买单

全球金融海啸势力所及,以外向型经济和中小私营企业为支柱的“浙江模式”首当其冲。据粗略统计,该省停产和宣布破产的企业已超过1200家,这其中有近1/3的企业主选择了当“逃跑老板”,留下近8000万元的欠薪烂账让政府“买单”。

300多家企业的突然消失,不仅意味着十数万工人失业,血汗钱没有着落,也让更多的打工者对自身处境感到担忧。

不过,浙江省劳动保障厅认为,“逃跑老板”的结局通常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面对“恶意欠薪”的爆发,该省集公安、司法、劳动维权以及交通、建设多个部门之力,不仅追回了绝大部分款项,涉事企业主也纷纷问罪。

“春节之前恶意欠薪的形势肯定会更加严峻,但是对于这些损毁会计凭证、抽走资金、置工人利益于不顾而逃之夭夭的老板们,政府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

谁是“欠薪外逃”高危行业

私营企业、外贸加工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是欠薪外逃的高风险区

统计表明,今年以来该省欠薪外逃企业已经超过350家,平均每天都有超过一家公司的高层“人间蒸发”。

“这个数字大概是过去10年的总和。”浙江省劳动保障厅一位负责人说,“在我们的概念里,一年有30家企业欠薪逃匿,劳动保障维权的形势就十分严重了。”

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私营企业比例高达99%,外贸出口一直以来占据了GDP1/3的份额,该省的块状经济特色又一直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依托。

为了集中有限力量对高风险企业进行监督,劳动保障部门对300多个欠薪逃匿案例进行了数据分析,分析表明,私营企业、外贸加工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这些该省的优势产业恰恰是欠薪外逃的高风险区。

分析显示,350多家外逃企业中,个私企业占了70%,其中无照经营户48家;建筑工地、施工企业11家;股份制或有限公司占了1/4左右,其中国有企业一家,外资企业四家,上市公司一家。

分析还证明,劳动密集型企业是欠薪逃匿高发区。在浙江,劳动密集型企业往往也是外向型企业,此次经济危机中直接遭受重创。350多家外逃企业中,服装加工企业占了29%、制鞋箱包占19%、机械制造8.7%、眼镜饰品8%、食品加工和酒店占7%,电子家电4.7%。受房地产不景气的影响,建筑装潢行业也在外逃企业中占了相当数量。

另外,发生业主外逃的有八成是租赁场地进行生产作业的企业,这也显示未拥有不动产的企业发生此类风险的可能性要高出许多。

有关专家认为,外逃企业往往集中在产业金字塔的两端:一种是资本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的小企业,例如无照经营户;另一种往往是企业做大以后盲目扩大,战线过长,资金链极度脆弱的企业。这两类企业都有可能涉及一些经济犯罪和违规操作,因此在企业倒下时无法“自然死亡”,而选择潜逃。

“逃跑老板”为何选择“突然死亡”

企业经营不善亏损倒闭和资金链断裂是法人代表外逃两大主要原因:

根据浙江省工商局的调查,今年该省至少已有1200家企业停产倒闭,企业景气指数和企业家投资欲望也已经降到多年来的冰点。但是并不是所有企业家在经营失败之后都会选择携款外逃这条路。

“现在政府对陷入困境的企业有许多援助措施,那些蒸发的企业往往是经营出现窟窿以后,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比如高利贷,或者违规操作。”

根据统计,企业经营不善亏损倒闭和资金链断裂是法人代表外逃两大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因为经营不善企业亏损或停产倒闭而逃匿的企业占了45%左右,企业资不抵债、资金周转困难或逃避债务而逃匿的占20%左右,其中不少是为了躲避高利贷追逃。

专家指出,外逃企业主之前的扩张方式惊人相似:以实业发家以后,头脑发热盲目投资,战线很长,领域很多,其中楼市和股市也少不了,往往背负着超出企业本身资产的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这些危险动作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但是经济低潮时足以致命。

10月份整个高层集体出逃的金华中港置业就是典型例子。这家在金华当地知名度相当高的房地产公司债台高筑,开发商把已经售出的房子抵押给债主,自己逃之夭夭。知情人说:“他们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包括银行和民间借贷。银行的借款大概4000多万元,以公司名义向民间借贷的资金约9000多万元,以其他名义进行民间借贷的资金就不是很清楚了。”

这部分民间借贷资金主要来源于同属金华地区的义乌,利息为月利3分至6分。“那么高的利息,在经济好的时候还行,现在整个房地产市场不景气,问题马上就暴露出来了。”

同样在10月份,拥有包括新加坡上市公司“中国印染”在内15家关联企业的浙江绍兴江龙控股集团,其董事长、总经理突然失踪,集团共有员工4000多名,仅8、9两个月拖欠的职工就高达2500万元。这家公司的问题仍然是头脑发热、盲目扩张带来的资金链断裂。

“逃之夭夭”绝非上策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事实上,欠薪逃匿是个系统工程,至少要走三部曲:更改账目抽逃资金,变卖资产套现,取得签证远走高飞。此前肯定还有经营不善、停产停业、债主上门讨债等蛛丝马迹。浙江省劳动监察大队队长沈长仁介绍说,企业主欠薪外逃一般有其规律和先兆,恶意欠薪可以监控、预防,想要欠薪逃匿的老板不仅要一分不少地付清工资和支付罚金,根据现行相关法律规定,“逃跑老板”本身还要承担法律责任。

据了解,绍兴江龙控股集团发生高层集体外逃之前,企业已停产。当地政府和劳动保障部门早就对其拖欠工资情况进行了监控。10月6日董事长、总经理突然失踪,绍兴县当天就启动了企业欠薪预警和处置机制,企业拖欠4000名员工的8、9两个月工资总计2500万元政府垫资。此后公安介入,江龙集团董事长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被绍兴县人民检察院批捕。该公司资产由法院主持拍卖,政府垫付的资金将通过司法途径追偿。

据了解,截至11月15日,该省发生企业主欠薪外逃事件351起,涉及2万多名员工,共拖欠职工工资7600万元,由于公安、法院和劳动等部门及时介入,绝大部分款项已及时追回或进入法院强制执行程序。

劳动部门有关人士指出,今年春节前劳动维权形势虽然十分严峻,但是政府相关部门已对形势有充分估计和准备。据了解,该省各级政府正在充实专项资金,未雨绸缪,以防不时之需。该省交通施工企业和建筑施工企业必须预存工程款的1-2%在银行第三方账户作为欠薪保证金,目前全省这笔款项已有27亿元,可以应对一些突发的大面积欠薪事件。该省市、县、区政府各有30万至50万元的专项资金作为欠薪政府应急周转金,全省累计有1亿多元。在企业主失踪、企业资产不足的情况下,这笔资金用于应急安置职工。据了解,该省已要求各级政府提高应急周转金规模,并在租赁场地设备的企业和有欠薪记录的企业中也推广预存欠薪保证金。

与此同时,劳动部门已对重点区域高欠薪风险企业启动网格化管理,加强日常检查,设立兼职协管员,监控企业动向。对欠薪外逃的防范集中在外贸加工企业、个私企业、无证无照企业和经营状况出现危机以及借有高利贷的企业身上,企业集中的区、县、乡镇设立协管员,分片监控企业,变被动接受举报投诉为主动监察,做到有问题早发现、早介入、早解决,避免事态恶化。

此外,公安、法院、交通、建设等部门协手开展防欠薪工作。交通和建筑行业涉及大量用工企业,系统内已开始大规模自查;法人代表失踪后劳动部门没有手段追查,公安机关可从经济犯罪角度着手挖掘线索,以立案侦查为切入点,发挥公安优势追查逃匿者;此外,法院及早介入,完成拍卖程序也有助于款项尽早到位,对欠薪事件的处置也十分关键。

上一篇:前11月工业企业利润增幅回落31.8%下一篇:辜胜阻:扩大内需着重点是救股市房市

邯郸看龟头炎多少钱

南通妇科排名前十的医院

景德治疗妇科疾病医院哪个好

渭南妇科医院怎么走

北京胃炎要多少钱医好

西安治疗羊角风医院去哪里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